他毕生愿望,其实不过就是过普通人的生活,娶妻生子。

在这里待久了,周亚心里的仇恨也在慢慢消失。

楼萦与万扬也在南山别墅住下,白飞飞在房间里躺了一整天,吃了药就去训练室活动活动,出出汗。

车成俊就在旁边,一边看书喝茶,一边陪着。

茶喝完了,还有机器人小白添茶。

楼萦半夜睡不着也来训练室,看到白飞飞与车成俊的相处,她也就放心了。

与她和万扬的疯疯癫癫不同,白飞飞与车成俊的相处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。

白飞飞就像是江湖侠女,车成俊就像是退隐山林的世外高人,两人珠联璧合。

车成俊一心二用,看书的同时,也注意着白飞飞的身体情况,发现一点不对劲,就会让她先休息。

“媳妇儿,你半夜不睡觉,来这吃狗粮做什么。”万扬不知何时蹲在楼萦身边,穿着睡衣,打着哈欠。

“以前都是我跟飞飞形影不离的,现在那个庸医霸占了我的位子,我吃醋了。”楼萦撇撇嘴:“我左拥右抱的梦想,破碎了。”

万扬搂住楼萦:“我们回去再生一个,你左拥右抱的梦想就实现了,我努力点,你抱一群的希望都有了。”

“谁要抱小的,我要抱大的。”

“冷,媳妇儿,回房暖被窝。”万扬直接把楼萦抱走。

训练室里面的两人是注意到这边动静的,见万扬把楼萦搂走,白飞飞与车成俊笑了。

白飞飞喝口茶歇歇,说:“我再锻炼半个小时,手有些乏力。”

“别操之过急。”车成俊说:“二十分钟就够了,我在这陪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白飞飞喝了茶去打沙包,她喜欢这种简单粗暴的训练方式。

而这时,也是她头脑最为清醒的时候。

她把沙包当成吴鹰雄,每打一拳,心里就痛快一分。

车成俊看出白飞飞心事重重,他放下书,满眼都是白飞飞。

这时,车成俊的手机响了,来电是一串陌生号码,归属地却是国外。

车成俊看到归属地,眉头骤然拧紧了。

电话响了一会儿,车成俊才拿到外面去接,白飞飞看了眼车成俊,停下训练。。

车成俊接通手机,电话那边是一位老者的声音:“怎么,你还不打算回来?你是要等着我坟头长草了,才回来是不是。”

“你老长命百岁,至少还能再活二十年。”

老者怒道:“臭小子,我给你三天,你不回来,那就等着给我收尸。”

车成俊叹息:“走不开,女朋友有伤在身。”

电话那边沉默了很久,随即是老者兴奋的声音:“有、有有女朋友了?伤得重不重?爷爷跟你奶奶马上就来帝京看看我们的孙媳妇。”

“你别来……”

车成俊话没说完,电话就挂了。

车成俊回头,就见白飞飞站在身后:“你爷爷的电话?”

她好像听到爷爷两个字。

车成俊不是孤儿吗?

哪来的爷爷?

车成俊点头:“心急看你这孙媳妇,估计天亮就能到这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