琪琪在麻袋里挣扎。

“放我出来,陆老大,你欺负小孩子,传出去,不怕道上的人笑话?”

陆容渊不买账:“这就叫做兵不厌诈。”

楼萦再次拍了拍麻袋,直接拎着麻袋往肩上一甩,扛走。

简单粗暴。

“姐夫,收工。”

楼萦扛到陆容渊车上,往后备箱一扔,她可没把这个老妖怪当小孩子。

年龄比她都大,扮成小孩子装嫩骗人,可耻。

陆容渊忍着笑,说:“好。”

一个小时后。

琪琪被带回南山别墅。

她前脚被抓走,后脚吴鹰雄就得到消息了。

吴家。

邱珍儿问:“吴先生,需不需要派人去救?”

吴鹰雄深思片刻,说:“琪琪应该能脱身,先不急,派人在南山别墅附近候着,切忌,不要打草惊蛇。”

邱珍儿忍不住问:“吴先生,琪琪到底什么来历?”

能让吴鹰雄派人去救的,可见琪琪在吴鹰雄心目中非常重要。

吴鹰雄看穿邱珍儿的心思,说:“你觉得我对你太过严格,对琪琪十分纵容,你心里不平衡是不是?”

“我不敢。”邱珍儿低头。

吴鹰雄背着手,说:“珍儿,你是我的女儿,你的身上流着我吴鹰雄的血,我最疼的就是你,否则也不会把如此重要的事交给你去做,你我父女才是一条心的。”

做领导的,惯会打人情牌,知道什么话最笼络人心。

邱珍儿对吴鹰雄充满敬畏:“我不会辜负吴先生对我的期望。”

吴鹰雄欣慰道:“是个好孩子,研究所的事就这么过去了,珍儿,你可不能再让我失望了。”

“我会将琪琪平安带回来。”

“嗯。”吴鹰雄点点头,说:“她是我第一批货,不能出差错。”

邱珍儿最明白“货”是什么,琪琪也是吴鹰雄的试验品?

“吴先生,琪琪多次接近陆家,我担心她会出卖你。”邱珍儿说:“你就不担心吗?”

吴鹰雄大笑道:“她不会出卖我,也不敢,除非,她不想要命了。”

最后那句话,语气里透着狠戾。

“什么意思?”邱珍儿隐隐觉得,吴鹰雄用了什么控制琪琪。

“你就不要多问了,你先回去,有消息随时向我汇报,多盯着点琪琪。”

“是。”

邱珍儿走出书房时,正巧碰到吴鹰雄的老婆:“吴太太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