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的力量都被宇宙尽头的黑暗所吞噬了进去。

单单对付他,不需要太强的力量。

虚空之上,一道光影形成的手掌直接在璀璨的目光之下,骤然爆开在那重新凝聚出来的黑影上面。

轰然一声,全都炸碎,再次消失,回归了平静之内。

但是,不到一息的时间,那黑影再次凝聚了。

“你是谁?”

叶天目光闪烁,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猜测,不过并未确定,再次开口问道。

“你是杀不死我的!我是无敌的!我的力量超越了一切的界限,我的存在,你也不能理解,不能知晓。”

“我是谁!很重要吗?很重要吗?这不重要!”

那黑影却没有之前的温和,叶天几乎可以想象他狰狞的样子在咆哮。

但是,叶天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之意,再次一巴掌将他的影子轰碎。

一息的时间之内,那东西再次凝聚出来。

“你是谁?”

叶天第四次问道。

“我是谁?”

“我是谁?”

“我的名字?我的名字是谁,我叫什么?”

那声音中再次有了变化,这一次,再也没有说关于他力量的事情,他一直在反复的说着自己是谁的问题。

“这应该是某一个人的印记片段,是某位圣人存在留下的。”

“而且,并非是他主观意愿留下,甚至,他的印记,就是他本身才形成的。”

“成为了尽头黑暗的傀儡,受气掌控者。”

‘“这宇宙的尽头,不对劲!”

叶天内心逐渐的开始想着,内心很是平静,他之前就已经有了初步的猜想,但是,经过了几次试探之后,才算是知道了一些东西。

他看着那一片黑暗之地,心中有些踌躇。

不过,随即他眼神变得坚定了起来。

脚步微微一动,脚下法则和大道凝聚,直接化为一道暗淡的流光,直接消失在大陆的尽头,没有人能够在这种时候阻拦住叶天的脚步了。

那宇宙尽头也不行!

他猜测,在宇宙尽头,会有另外的一个天地。

他身形流光仅仅是片刻就直接进入了那庞大的黑暗之地。

刚刚进入黑暗,他便察觉到了一股极为诡异的气息在自己的身上开水蔓延了起来。

甚至,在吞噬他的灵气和大道之力!

灵气还没什么,但是,大道之力,是每一个修行之人的根本所在,不可能存在其他的东西在他的手中了。

叶天目光凛然,很快将自己身上的气息都掩盖了下去,随后,将自己的一些力量都收缩到了极致。

不过这并不能阻挡诡异气息的吞噬,只是将这种速度都降了下来。

进入之后,叶天目光所及,都是一片暗淡的光芒,没有任何的东西存在。

就连他的目光之前,都没有丝毫的东西,没有任何的光亮,哪怕是他的双目爆射金光,依然没有改变任何的状况。

目光所及,依然是黑暗,就仿佛他的目光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一般。

诡异的气息让人只感觉在无边的黑暗之中,只有恐惧,只有一切的敬畏,还有惊慌和无比的寒意。

叶天强行镇定自身,如此诡异的状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进入宇宙尽头的黑暗之地,是不是一个很好的打算。

但是,结论如此,就在眼前,他必须要面对,要继续下去,已经进来了,想要出去,也未必能够找到路途。

所以,他只能继续前行。

而神念扩展,就仿佛进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地方一样,根本扫荡不到任何的东西,也看不到任何的东西。

只有一片虚无,他在虚无之中不断的前行。

忽然,叶天的脚步一顿,他察觉到了一个阻碍!

阻碍了他的神识在往前拓展!

到了边缘了么?

叶天心中暗暗想到,心中也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。

不过,此刻的时候叶天的警惕也提升到了极致,丝毫不敢有懈怠之意,因为,越是这样的时候,越是会有变故出现。

一般的危险就是这样的降临在,在很多时候,很多人就是在这种状况之下直接被逆斩了。

叶天不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。

他在前行中保持着警惕。

终于,他抵达那那一片黑暗神念触及的地方。

仿佛是一个界壁,难以穿透过去,不敢是以修为,还是神念都无法做到。

就仿佛是一个完全的隔绝体,比之宇宙的薄膜不知道强了多少倍。

叶天收敛自己的气息,将自己的力量再次提升到了极致的状态。

随后,猛然之间,轰然一拳,直接砸向了前方。

咔嚓!

终于,传出了一声碎裂之音,那道壁垒已经被破开了。

这是无法形容的事情,一道微光从那里面照射了出来。

叶天目光一亮,终于可以看到新的东西了吗?还是说自己可以揭开最后的秘闻了?

他神色之中有着几分警惕和期待之意。

但是,破开的那一丝微光却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东西。

片刻之后,叶天从那裂缝之处,走了进来。

所看到的终于有了一些变化。

那是一座囚笼!

囚笼完全是大道的法则凝聚出来的,每一根铁索都有着极为厚重而狂暴的气息。

仿佛是大道已经失去了本应该无比纯净的概念。

显化的大道锁链之上,闪烁着红光,闪烁着一丝丝符箓在上飞舞。

这是大道之力被催化到了极致,并且,已经进入了腐朽而狂暴的阶段。

在囚笼之内,一尊人影盘膝而坐。

这人,天生有三目,是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样子,不过气息萎靡到了极致,一身的灵气几乎都已经耗尽了。

他是一尊圣人!

一个圣人竟然被关押在囚笼之内,并且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力量在这里。

那老者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,猛然睁开双眼。

“是谁!谁来了?”

他睁开眼睛,双目的焦点,却并没有聚合在叶天的身上。

仿佛,他看不到就在眼前的叶天。

“我!外面来的!”

叶天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“你并非是被囚禁进来的!那你为何还要进入这里?”

“快!快出去!此地,并非是一个好地方!此地为囚笼,黑暗囚笼!”

“有一股那一想象的力量在侵蚀诸天宇宙一切的物质和力量,所有的圣人,都会被关押起来。”

“你现在走,还有机会,你还没有被关押!”

那老者极为快速的开口说道。

他能够听到叶天说话的声音!

“圣人,是如何被囚禁?”

叶天皱眉,开口问道。

“曾经,我们也这样以为,圣人是无所不能的,如何被囚禁?”

“哪怕是被关押了起来,依然有无数的办法直接破开。”

“但是,当我们所有人进入囚笼的时候,才发现者跟本就不是我们所能上做到的。”

“这里的大道,完全和我们可知,无法躲避,只有消耗,此地之内,根本没有任何的灵气,他会将我们的修为逐渐的磨灭,让我们再也没有了力量,随后大道被大道锁链侵蚀,然后崩溃。”

“灵气修为,也被时间消耗和消失。”

“只能等死!我已经即将要陨落了,哪怕是你现在将我救了出来,我依然已经到了极限,我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支撑这些东西,力量完全被消耗一空。”

“之所以没有死,仅仅是,我还没有被吸干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