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或许是我第一次这么凶,这么可怕。

妈妈直接被吓到,几乎是连滚带爬跑了。

我看着她小丑一般逃跑的样子,再也忍不住,慢慢坐在地上,捂着脸,大哭起来。

凭什么这么对我?凭什么?就因为我是女的,就应该被这样对待吗?

“南意。”

杨雪见我这么难受,她抱着我,安慰我。

“杨雪,为什么我要出生在这么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。”

我抬头,看着杨雪,对杨雪哽咽道。

杨雪帮我擦干眼泪,一字一顿道:“错的是他们,并不是你,他们不要你,我要你,我们一辈子是朋友,还有,你肚子里的宝宝,他也要你,以后你还会遇到一个很好很好的男人,他会爱你,给你一个家。”

杨雪的话,让我激动的情绪,慢慢平复下来。

杨雪说的没错,我有她这个朋友,有肚子里的孩子,我还有未来,我不应该为了他们伤害自己。

“抱歉,我刚才出丑了。”

我擦掉脸上的泪水后,对杨雪闷闷解释。

杨雪什么都没说,拉着我起身:“好了,将她的话当成放屁就行了。”

“我帮你跟酒吧经理请假吧,今天就不要去上班吧。”

“还是要去,你知道,我不上班今天的工资就没有,你知道,我需要钱。”

杨雪叹息,扶着我进屋子休息,给我熬汤。

我一觉睡到了下午六点半,精神好了不少,才去酒吧工作。

经理问我伤怎么回事,我简单解释:“不小心撞到了头。”

“要是你想请假,我这边可以给你批。”

“不用,就是皮外伤,不怎么严重。”

我朝着经理摇头,他的关心,让我觉得人间还是有温暖的。

经理见状,从口袋拿出几百块钱,塞到我手里。

“知道你生活比较艰苦,拿着吧,算是我的一些心意。”

我不敢拿,可是经理却固执的要给我,我没办拒绝,只能用努力工作回报他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