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暮年握住我的手,轻轻点着我的手心,闷闷说道:“我醒来没看到你,慕南意,你知道我多在乎你,我想到我都快要死了,你还不理我,我就难受。”

薄暮年的话,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我靠近薄暮年的脸,亲了亲薄暮年的额头,柔声道:“我这不是来了。”

在薄暮年面前,不自觉我就想要对薄暮年温柔一点,因为不舍得薄暮年伤心痛苦。

“慕南意,你马上就是我的妻子了。”

薄暮年说,不喜欢订婚啥,他想要跟我直接结婚。

我看着薄暮年身上的伤痕,说道:“我们的婚礼,要先取消吗?”

薄暮年受伤这么严重,继续婚礼,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吧?“

“不用,我不想取消婚礼。”

薄暮年拧眉,看向我,伸出手,紧紧抓住我的手。

我看着薄暮年的样子,扯了扯唇,不悦提醒。

“薄暮年,你都这个样子了?还不安分一点。”

“我怕你离开。”

“慕小姐,少爷一直没吃什么东西。”

阿棕看我跟薄暮年腻歪的样子,对我说道。

我看向薄暮年的肚子,将鸡汤端过来。

“是你熬的吗?”

薄暮年抬起受伤的手,轻轻摸着我的肚子,朝着我问道。

“不是,我在酒店买的。”

“我不喝。”

薄暮年露出嫌弃的表情,不愿意喝鸡汤。

我看着薄暮年这么孩子气的举动,脸瞬间黑了。

“不喝就算了。”

我好心给他准备鸡汤,还特意去最有名的酒楼那边给他买,他竟然还这么不给面子说不喝。

我直接将碗拿过来,不想理会薄暮年。

男人不能宠,要不然,直接翻天。

薄暮年见我不理他,他的脸色也变得不好看了,他抓住我的手,生气问:“慕南意,你就不知道哄哄我,难道以前霍城谨发小脾气,你也直接这么对霍城谨。”

薄暮年的话,让我瞬间沉默了下来,我一动不动,没有理会薄暮年。

见我不说话,薄暮年撇嘴,闷闷说道:“我就是想要你哄哄我,你连哄我都不愿意。”

“你多大人了,还需要别人哄。”

我有些无奈看向薄暮年倔强的脸,忍不住抬起手,轻轻摸着薄暮年的眼帘。

薄暮年将我的手握住,拉到他怀里。

我刚想挣扎的时候,薄暮年闷闷说道:“慕南意,我伤口疼。”

听薄暮年说伤口疼的时候,我的身体倏然绷紧,我掀起眼皮,看向薄暮年,凑近薄暮年的唇,在薄暮年的唇上亲了一口。

薄暮年见状,眉梢荡漾着邪魅撩人的流光。

他将额头抵在我的额头上,声音沙哑说道;“慕南意,我爱你,所以,不要离开我。”

“好端端的,干嘛说这些。”

薄暮年每次说爱我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就很不是滋味,甚至有些心虚。

薄暮年的感情有多么的浓烈,我可以清楚感受到。

可是,我却遮遮掩掩,不愿意在薄暮年面前泄露更多的情感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