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车后,薄暮年将我扔到后座上。

“薄暮年,你流氓。”

我羞涩难当,怒瞪着薄暮年,对薄暮年龇牙愤怒咆哮。

薄暮年眯了眯眼睛,打量这我,表情冷漠说道:“给我闭嘴,你身上的衣服都湿了,你还想穿着?想感冒不成。”

我被薄暮年这么一吼,瞬间说不出其他话,只能绷着脸,瞪着薄暮年。

薄暮年见我这样,他伸出手,轻柔婆娑着我的脸颊,对我深深叹息。

“慕南意,别总是让我生气。”

我看着薄暮年脸上无奈的表情,嘴唇动了动,最终什么都没说。

他将外套盖在我身上,开车带我离开。

“你带我去哪里?”

我裹着薄暮年的衣服,从墓园出来后,发现薄暮年并不是带着我回自己的住所,我立刻朝着薄暮年喊道。

薄暮年睨了我一眼,漫不经心说道:“喊什么?我还能将你卖了不成?”

“我要回家。”

宝宝还在家里等我呢,薄暮年这个混蛋,究竟在干嘛?

薄暮年半眯着眼睛,表情慵懒说道:“刚才一直呆在墓园不愿意出来,现在嚷着要回家了?”

“要你管。”

我瞪着薄暮年,对薄暮年龇牙。

薄暮年见我这幅样子,他抽了抽眼皮,对我翻白眼。

“慕南意,你这个别扭的性格,究竟怎么回事?”

“你说谁别扭。”

薄暮年竟然说我别扭,我气不过,伸出手揪着薄暮年的耳朵。

薄暮年被我弄得完全不能开车了,他黑着脸,对我喊道:“慕南意,你想跟我同归于尽不成。”

我立刻松开了薄暮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